• 找中介租房子怎么收费? 中介租房一般怎么收费?
  •   还有一些城市的租房中介费一般是租客与房东各付月租金的一半,也就是说租客需要支付半个月的租金。1、直接找到房东,商讨无异议直接签约完成交易。这种形式常见于城中村,租客通过贴在墙上的租房信息找到房东,商议、成交;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租房信息也蓬勃地发展到了网上,网友可以直接在网上找到房东发布的信息,比如专业门户网站,以及其他一些主流分类信息平台等,这两种方式都无需支付租房中介费。2、租客找地产中介,通过中介找到房东,然后三方合谈完成交易,这种方式需要收取租房中介费。中介费会按房客第一个月租房租金的百分比来支付。3、找小区保安或者门卫,让他们作为第三方帮忙完成交易,这种情况下收取的租房中介费比中介便宜,中介费是可以商量的,通常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

      费用是按一个月的租金百费之三十五,这是国家规定。比如你租个1000块钱的房子,你需要付350块钱的佣金。额,你可以在网上发帖子,求租什么的信息让中介主动打电话找你。这样,你就有理由说不付中介费,让他只收房东的。你也可以在网上直接联系房东。只是找中介可以减少一些纠结,像水电煤什么的怎么算,在合同里清楚,也有人保障自身利益。

      10月30日深夜,黎勇劲从上海赶到北京。黎勇劲是爱屋吉屋创始人、CEO。爱屋吉屋在北京开展租房业务刚刚两周,在8个区开出8个办公室。是的,是写字楼办公室而非传统中介那样的“门店”。诞生于上海的爱屋吉屋,是一家新的房屋中介公司。它一不设门店;二不给中介顾问佣金提成以避免经纪人对客户“挑肥拣瘦”,通过高底薪、快成交、以客户打分为基准的服务费激励租房顾问提供服务,对租客一视同仁;三在上海推出“租客佣金全免”的火爆倒贴活动,在北京则只收租客一半的佣金。独特的模式,使得爱屋吉屋成立7个多月,就引发业界关注。“租房流程透明化、用户体验优化、效率提高,把房屋出租做成一个既赚钱又开心,既简单又受人尊敬的业务。”新的市场、新的运作模式,让黎勇劲不能不倍感压力,他这个出身IT互联网的新房产中介CEO能带领爱屋吉屋实现这一目标吗?(爱屋吉屋创始人、CEO黎勇劲)传统门店模式之痛一直以来,房产中介公司的门店就是一道独特的风景。醒目的LOGO,十来个穿着工作服的人员,几台电脑,门前一堆房屋的信息。当行人路过时,时常会有中介顾问问“买房吗”;不同房产中介公司的门店交织在一起,形成了某个区域房地产交易场。而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香港的租房门店模式传入内地之后,这种模式存在了四十年。不可否认,这种模式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有其合理性。然而,世界变得越来越快,在买家、卖家基本上都有智能手机的时代,去门店租房变得不再是唯一选择,以店为核心的租房模式弊端逐渐显现。由于租房客与出租的房源存在差异,比如租房客在中关村上班,想租附近一个地方。中介做法肯定是收房、开店,由于门店的不可移动性,导致门店锁定在某区域。而为了抢占市场,不得不在不同的区域开很多的门店。一些大的房产中介公司有一两千个门店,每一个店里面有大约10人。因为在同一区域会有不只一家房产中介的门店,竞争很厉害,租房交易并没有那么多,导致中介顾问绝大部分时间闲着没事干。效率低下引申出更多的问题。根据爱屋吉屋对整个租房中介行业的分析,整个行业基本上这两年都亏损。除了业内的一两家公司以外,做租赁根本赚不到钱,中介顾问工资非常低,一般每月底薪仅2000多元。“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黎勇劲对《商业价值》说,“现在的房地产中介基本上都是买卖房屋与租赁房屋混在一起做。由于买卖的佣金比租房高,许多中介顾问没兴趣去做租单,对客户不理不睬。甚至有的房产中介人员千方百计在每一单上面去骗钱。”虽然骗钱的仅是一小部分中介顾问,却足以将整个租房市场的口碑破坏。现在一说起中介,人们首先想到的是“他有没有骗我?中介费有无猫腻”。而且,作为三级市场的租房,其实并没有能够满足客户的需求。“中介总是带我去看一些我不想看的房子,看着四五套五六套都不对,很辛苦的,大概三四个中介才找到一个房子觉得比较好,特别累特别耗时间。”一位北漂的大学生对《商业价值》说。正是由于体验差,付中介费时一些租客就觉得不值,争议乃至吵架时有发生。房产中介公司亏本,中介人员收入低,租客体验差,中国的租房市场究竟哪里出了问题?重构房屋出租业务“中介公司的口碑不好,用户最不满意,总感觉会被骗,最主要原因就是不透明,这是整个行业的核心问题。”黎勇劲向《商业价值》表示,“解决这些问题就是爱屋吉屋成立的初衷。”在上海普陀区宜昌路751号由仓库改建而成的“E仓”创意园的办公室内,一大拨的IT技术精英正在埋头工作。这个被称为爱屋吉屋三大团队之一的IT团队,负责处理海量信息,维护网页及APP——这个没有门店的租房中介公司。在爱屋吉屋成立之初,首先考虑如何在编程时把底层结构做好,比如说虚拟上海、虚拟北京,不同的楼栋、多少层等等,在经过几个月反复研究、调整之后,爱屋吉屋开发出了可以提供全套O2O房屋信息服务的软件,希望用互联网思维打造全新服务,让天下没有难找的房。租房市场最大痛点就是假房源充斥,为了确保爱屋吉屋APP端和PC端房源的真实性,爱屋吉屋第二个团队先是用了几个月的时间跑遍整个上海,得到了上海1万左右小区的楼盘情况。这个听起来有点巨大的任务,在黎勇劲看来并非什么难事:比如说有200人去跑,一个人一天负责5个小区,一天就1000个小区,10天就可以做完。

      小编注虽然这是报道的北京黑中介,但这已经是行业潜规则,相信其他地方也有很多这种情况,大家可以多了解一下,谨防上当!“明明签了12个月的租房合同,我只住了9个月就被要求搬离,中介不仅不退还押金,连剩余3个月的房租至今都要不回来。”租住在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的马林(化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抱怨说。即将进入7月,820万大学应届毕业生又会撑起租房市场的旺季。针对近期房地产市场乱象,6月28日,住建部等七部委发布了《治理房地产市场乱象专项行动的通知》,决定于2018年7月初至12月底,在北京、上海等30个城市先行开展治理房地产市场乱象专项行动。其中特别提出将打击暴力驱逐承租人、捆绑收费、阴阳合同、强制提供代办服务、侵占客户资金、参与投机炒房的房地产“黑中介”,可谓针对住房租赁市场的一剂猛药。针对住房租赁市场的乱象,《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北京市为样本,历时近40天明察暗访,收集数十位遭遇“黑中介”套路的真实案例,并以租房者身份与遭举报的中介机构零距离接触,试图从中寻找共性特征,起底房屋租赁市场的真实现状。图片来源:视觉中国行业大势:少数黑中介坏了“一锅粥”在超过万亿规模的租赁市场上,始终存在着一些通过各种手段从租客身上捞取非法利益的房屋中介机构,不仅严重扰乱市场秩序,也让国家鼓励租赁市场建设的政策初衷难以落到实处,可谓是几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最近两年,随着多地住房价格走高,从国家到地方政府层面,纷纷出台各类落地政策,加大对住房租赁市场发展的扶持力度,满足多层次需求。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若干意见》,明确要求完善住房租赁法律法规,明确当事人的权利义务,规范市场行为,稳定租赁关系。这是国家层面对住房租赁市场出台的顶层设计。2017年9月,住建部等九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在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要求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大力发展住房租赁业务,并选取广州、深圳等12个城市开展试点,房屋租赁市场迎来更重要的政策利好。同年12月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加快建立多主体供应、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特别指出,要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特别是长期租赁,保护租赁利益相关方合法权益,支持专业化、机构化住房租赁企业发展。这是为住房租赁市场规划了一个长期发展的路线图。当前,中国核心城市房价收入比已经高于不少国际城市,租房群体转向购房的时间将大大延后,租房时间变长,租赁需求将大幅增加。对比美国全国36.3%和日本全国35.5%的租房比率,中国目前全国租房比率仅有11.6%;对比美国、日本核心城市50%的租房比率,中国核心城市仅有30%左右,租赁需求增长空间巨大。据链家研究院的预测,2020年,全国租房人数将达到1.9亿人;而到2025年,中国租赁市场规模将从现在的1.1万亿元增长到2.9万亿元。面对一个超过万亿规模的市场,建立规范的市场秩序和行业规则显得十分重要。然而具体到各个城市的住房租赁市场,却始终存在着一群以各种手段从租客身上捞取非法利益的房屋中介机构,他们不仅严重扰乱了租房市场秩序,而且也让国家鼓励租赁市场建设的初衷难以落到实处,“黑中介”可谓几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在众多的城市中,由于有着天然的巨大需求和客源,致使“黑中介”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表现更甚。对此有关部门也屡屡出手。以北京市为例,今年4月份,市住建委连续曝光2批45家“黑中介”名单。今年以来,仅朝阳区房管局就对多家中介机构暂停网签资格,对115家违规中介机构注销备案,对28家中介机构立案查处。如何防范和辨别房屋租赁市场中存在的“黑中介”?“黑中介”又有哪些坑蒙租客的手段和套路?租客遭遇“黑中介”套路后又该如何维权?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北京市为样本进行了实地调查,在调查中记者发现,很多“黑中介”有共通的几板斧:低租金、低服务费“请君入瓮”;提前清退房客,拒不退还租金和押金;巧立名目,索要繁多不合理收费;利用格式合同,跟房客“秋后算账”……对于刚刚走出“象牙塔”的大学应届毕业生以及缺乏租房经历的人,往往很难辨别和招架。为此,记者总结出了“黑中介”常用的几大套路。中介套路一:借口违反政策恶意“洗”了你的房向租客声称隔断房被相关部门查处,这存在一定的可能性,但也很有可能是中介自导自演的戏,其目的在于赶在下一个季度之前,将上一批租客清离,并安排下一批租客继续住进隔断房,重复操作,从中获利为了消除居住安全隐患,北京市制定了相关规范,禁止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分割出租,禁止将厨房、卫生间、阳台、地下储藏室等作为卧室对外出租。如有违规打隔断对外出租的情况,政府部门会进行清理。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原本是消除居住安全隐患、保护承租人合法权益的国家政策,却成为“黑中介”随意终止合同、暴力“洗房”的工具。所谓“洗房”,就是当租客签署房屋租赁合同并交纳房租以后,再以隔断房被举报为名,将租客驱赶,如此重复操作,从中获利。今年1月,据江苏公共·新闻频道《法治在线》报道,江苏南京市浦口区因为遭遇中介洗房而报警的人数超过200人。租住在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北里202号院某单元的马林(化名),同样遭遇了一次因为其所租住的隔断房被举报而被迫搬离的经历。马林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自己原本与租房中介签署了12个月的租房合同,然而只住了9个月就被要求搬离。“中介说我租的房间是隔断房,被政府查处了。让我迅速搬离,连押金和剩余的租金也没有退给我。”从马林提供的房屋租赁合同来看,2017年8月15日, 他与北京一家房地产经纪公司签署了一份租房合同,承租期限从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8月14日,合计12个月。承租价格为1600元/月,交付方式为季付。从合同层面来看,似乎很难发现当中有什么问题。然而,结合马林后来的遭遇,问题很有可能就出在了“交付方式为季付,须提前30日交付”这项规定上。

      你可以按区域查找北京新房、二手房,也可以按区域查询北京房价。同时,你买房 过程中遇到的很多问题都可以在这里得到解答。

          九卅娱乐
 

网站地图